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你的位置:五五世纪 > 产品中心 > 1940年毛主席遇刺, 警卫用身体挡下致命一击, 退役后享正军级待遇
1940年毛主席遇刺, 警卫用身体挡下致命一击, 退役后享正军级待遇
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20:34    点击次数:190

  

原作者老闫侃史

喜欢研究毛主席历史的朋友都知道,毛主席身边常年有一位机要秘书,名叫叶子龙。

二十七年的革命生涯,叶子龙陪毛主席一起度过,所以,虽然叶子龙的身份地位不如周总理、任书记他们那样显赫,但同样是很重要。

叶子龙

而少有人知的是,历史上,毛主席的身边除了有叶子龙这个机要秘书常伴左右外,还有一个名叫蒋泽民的保镖,也与毛主席常年形影不离,他不仅陪伴毛主席安然经历了重庆谈判,还曾经替毛主席挨过一棍子!

就因为这一棍子,所以蒋泽民立刻成了革命的恩人,晚年,他以正师级军衔退休,却配享正军级待遇。

这个叫做蒋泽民的保镖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他替毛主席挨过一棍子的事情,详情又是如何?

还有他晚年以正师级退休却配享正军级待遇,是否有失公允?

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,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!

突然的袭击

1940年9月的一天,毛主席正在延安接待一位苏联来客,他走在街头,热情地跟延安老百姓打招呼,毛主席的警卫员蒋泽民则在一边警惕地巡视着。

突然,人群中走来一个年轻的男人,他看似悠闲地背着手从一侧路过,但是警卫员蒋泽民却越过了他的身体,看向了他背在背后的一双手。

突然,那个背手的青年向毛主席冲过去,而他的目标,正是毛主席!

毛主席此时刚刚转身,朝客人所在接待所食堂而去,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他。

那个人的手中,拎着一根粗大的木棍,只见那木棍带着一股恶风,照着毛主席的后脑就挥舞过去!

警卫员蒋泽民见状,想都没想,就勇敢地迎了上去!

当时的景象真是惊险万分。

毛主席是我党的核心领导人,他的存在就像是定海神针,有他在,无论是什么样的艰难险阻,狂风巨浪,由毛主席这个英明的“舵手”在,我们也能找到方向冲出去。

因此,毛主席在我党的地位,就如同斯大林之于苏联红军,那是万万不能有失的,谁知道那恶虎生风般的一棍子下去,毛主席会怎样?

随行毛主席的警卫并不少。

哪怕这里是延安,是我党的革命大本营,我们对于核心党员和领导人的保护依然不曾松懈半分,毛主席等领导人出行的警卫级别也依然是最高的,此时毛主席周围半径十米之内,到处都是我们的同志,那都是精锐的警卫班战士!

但是,那杀手混在老百姓里很不起眼,他手里那根棍子又十分隐蔽,所以这事起突然的一棍真是又猛又急,周围的警卫纵使能及时发现,但要形成反应做出判断,再用合适的方法去阻止,已经是来不及了!

而此时离毛主席最近的,就是警卫蒋泽民。

蒋泽民心里当时什么也没想,就一个念头:主席决不能有事!

于是,说时迟,那时快,蒋泽民猛地抬起右臂,迎着那砸向毛主席的木棒一挡。

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木棒重重砸在蒋泽民的右臂上,蒋泽民身体晃了晃,险些失去重心跌坐在地。

而由于蒋泽民这么一缓冲,那个突然冲出来的人,再也没有机会发出第二次攻击,因为他早已被反应过来的其他警卫“缴了械”,并被愤怒的群众团团围住。

警卫班的战士冯永贵,照准那人的腹部就是一脚,直接让他失去了反抗能力,然后其他警卫员才飞扑上去,把他死死压住,然后掏出一团麻布将他的嘴堵上。

蒋泽民完全不顾及这些,他只是向主席看去,只见主席刚好跨进招待所食堂的门,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蒋泽民这才松了一口气,幸好没有惊扰到主席待客!

松了下心神的蒋泽民这才感觉到疼,疼到钻心挠肺,疼到眼冒金星!

蒋泽民晃了一下,马上有人上来馋了他一把,那是毛主席警卫班的战士冯永贵,他问蒋泽民,“你有没有事?”

驻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副官时期的蒋泽民

蒋泽民摇摇头,朝着餐厅门走去,他还要跟着毛主席,寸步不离地跟着!

忍痛坚守岗位

整理着装,抚平衣袖,紧咬牙门,调整神色……

不愧是专门服侍最高领导人的专职警卫,从门外熙熙攘攘的大街和群众,到餐厅门,不过几步路的功夫,蒋泽民就完全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。

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刚刚挨了结结实实一棍子!

走进门内,一场小型的庆祝餐会已经开始了,毛主席正在兴致勃勃地招待着说来客,那位远道而来的苏联客人神情专注,不时低下头听翻译的转述,然后会发出西伯利亚人特有的豪爽笑声,时而举起拇指向主席示意。

主客融洽,氛围静好,其乐融融,丝毫也不受到门外的动静的影响。

蒋泽民知道,冯永贵等警卫班战士一定会处理好外边的事情,他们会把那杀手带走,疏散群众,维持好秩序,尽量不让外部的环境影响到里边的宾客。

而这样做的效果显然也是理想的,毛主席完全没有察觉到刚刚的一切,这里的氛围恰到好处,蒋泽民的心,终于彻底落了下来。

谁都知道,主席好客,又讲究门面又讲究体面,虽然前线正值紧张的抗战,但接待苏联客人是大事,主席仍然不敢怠慢,不仅拿出最好的规格来待客,而且会场周边的安保一定要做到位,如果在这种节骨眼上出了篓子,那丢的可是党中央的颜面。

不过幸好……

蒋泽民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,疼痛再度席卷而来!

他就坐在餐厅门口靠角落的椅子上,顿时整个人都疼得瘫坐在椅子上,滚烫的汗珠霎时间齐齐滚落,蒋泽民拿膝盖顶着墙,使劲地顶着,好像这样能够缓解疼痛。

他的左臂则缓缓绕过身前,掀开右臂的衣袖看了一眼——

入眼处,铁青色一片,那是被打出来的瘀痕,蒋泽民的整条右胳膊的小臂都肿了起来,他想动一下胳膊,但手臂上只有火辣辣的酸麻反馈回来。

只看了一眼,蒋泽民就迅速把衣袖重新拢好,靠墙站好。

这里是主席待客的会场,不是自己的屋子,待客之道要保持好,自己的职责也要保持好,这是蒋泽民时刻谨记的事情!

恰在此时,毛主席正好看过来,蒋泽民回以主席一个沉静的眼神,依然站得笔直,目视前方,浑然无事。

毛主席哪里知道蒋泽民此刻已经受了“重伤”,只见他两条胳膊紧贴裤缝线,面色庄重,就那么离得远远地站着,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

直到这场待客小宴结束,全场也没有一个人发现蒋泽民的“秘密”。

反动的浪潮

而直到事后,毛主席才从书记处那里,听到了这件事情,毛主席当即心里就很感动,夸奖蒋泽民尽忠职守。

而另一边,对袭击者的审查也已经迅速展开。

那个意欲袭击毛主席的杀手,本来就被战士们捆得如同粽子,完全挣扎不得,在被战士们扭送到保卫处的过程中,还被沿途闻讯而来的愤怒群众,用烂菜叶子和土块,给打了无数次“招呼”,差点奄奄一息。

要不是保卫科长跟群情激愤的百姓们强调,要大家不要叫喊不要声张,不要打扰到毛主席待客,恐怕群众的愤怒要沸腾到天上去!

毕竟那可是毛主席啊,那是带领中国四万万农奴翻身把歌唱,要带领大家在资产阶级的桎梏中劈开一条康庄大道,指引中国革命的精神领袖啊!

如果毛主席出了事,那么中国的革命前途岂不是再次危如累卵?

所以,群众才会如此激动,并希望保卫科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,给别有用心者以严惩!

其实,这种事情不用查,那个袭击者的底细来自何处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毕竟,抗战期间国民党的反动浪潮,可才刚刚过去不久!

1940年,正是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第三年,也是中华民族全体人民奋起反抗的第三年。

与此同时,日军被我军和国民党军的正面部队,牢牢地牵制在了山西、山东地区,国民党得以在“陪都”重庆坐镇以待,而我党的中央核心,则在延安遥控全局。

日伪

从解放战争开始,到后来的解放战争这之间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党的主要领导人和军队领导人们,一直居住在陕甘宁边区的中心城市延安,可以说,延安不仅是中国革命的圣地,也是我党的命脉所在地。

正是由于延安是当时我党的党中央所在地,关系紧要,所以在延安的保卫工作上,我们也是非常重视的,不仅在1937年8月25日宣布成立以肖劲光为主任处长的八路军延安留守处,而且还相继成立了各种边区保卫部队,如中央警卫团,教导总队等等。

肖劲光

我们之所以会警觉到这种地步,都是由于反动势力非常狡猾。

我们对国民党的提防,也是一刻没有放松过,因为我们深知,蒋介石这种独裁者,绝对不会容许中国境内还有第二支武装政治力量,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打击我们。

这不是我们危言耸听,而是历史事实。

1939年12月到1940年3月,就是国民党顽固派,在国共一致抗日的大背景下,发动的第一次“反共行动”的高潮时期,在此期间,在国民党激进派军人的指示下,国军军队经常无故对我军驻地进行摩擦骚扰,意图制造骚乱。

我军为了维护国共抗日之统一战线,常常得委曲求全,极力隐忍。

而类似于本次的刺杀的事件,更是时有发生,每一位党中央的领导人、军政首长都在国民党特务部门的刺杀名单上,他们经常会受到来自国民党反动浪潮的袭击。

要不是我们的警卫措施非常得当,战士们用命守护,恐怕损失早已酿成。

果然,在边区保卫处的反复查证下,那个刺杀毛主席的杀手的身份,被查了个清楚。

他是一个误入延安的国军特工,但只是个低级人员,并没有配备枪支,但他立功心切,所以在混进延安城之后,拎着根木棍就想当街行刺毛主席!

得知真相的我们的保卫科人员,这才感觉到后怕,幸亏这只是个能力低下的愣头青刺客,仗着一点血勇莽撞,就来行刺毛主席,这才被蒋泽民挡住。

如果是一个配枪的杀手,隐蔽地开枪,那结果还真的很难说!

不过,他们也相信,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情,不管是他们还是蒋泽民,都会毫不犹豫地上去为毛主席挡枪!

这次的事件就此结束,蒋泽民的英勇表现,得到了毛主席,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同志的一致认可与表扬。

解放战争时期,蒋泽民得知老家东北,正在林彪部东北野战军的进攻下逐步解放,便向主席请求要回到家乡,参与家乡的解放和战后重建,毛主席虽然很不舍蒋泽民,但还是尊重他的意愿。

后来,回到家乡沈阳的蒋泽民,参与主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支装甲兵部队的建设。

1946年4月,蒋泽民参加了解放长春的战役,此后,他担任东野后勤部汽车三团团长等职,作为后勤保障人员,参与了辽沈、平津等大型战役。

建国以后,蒋泽民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,以志愿军运输部副部长的身份,在黄克诚的领导下,主持志愿军的后勤保障工作,战后,他担任原沈阳军区后勤运输部长,后升任原总后勤部车船部副部长,1988年以正师级干部级别离休,但国务院特批,他享受正军级干部的离休待遇。

因为他的待遇是由国家决定,所以不存在有失公允的问题。

结语:

2012年6月16日,蒋泽民先生在家乡沈阳逝世,享年100岁整。

晚年时期,蒋泽民老先生曾撰写多部书籍,来记录自己曾经的军旅岁月,其中,他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1940年的时候,为毛主席挡过一棍子,别人问他当时出于什么信念,才会勇于挺身,为主席扛下一棍。

蒋泽民却笑说,“哪有什么信念啊?咱不就是凭着年轻肉糙!”

如此质朴的理由,却显露出人民子弟兵的真诚。

人民子弟兵从人民中来,而人民也从不忘记,谁真正地对他们好,他们才会为了谁,而不怕牺牲!



Powered by 五五世纪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